人才招聘
您现在的位置:1分赛车 > 人才招聘 >

探寻碳交易的“钱途”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2-05-07 20:04

出品 | 「看见·地球」特别策划

作者 | 雨林下

在宇宙中,出现一个地球的概率是七万亿分之一。仅仅是双脚站在大地上一秒钟,就已经是无限神秘的奇迹。但我们太容易把大地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,也很少有人认真注视过脚下这颗星球:数百年的无止境索取,我们理应对地球有更多的凝视与好奇,敬畏与爱护。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地球的生命碎屑:我即地球——“看见·地球”是虎嗅十周年特别策划《更大的看见》系列的序章,未来还将发布更多内容系列,敬请期待。

以下为“看见·地球”内容直播“看见·年轻与日常”章节精华内容回顾,enjoy~

主持人:今天很高兴邀请碳阻迹创始人兼CEO晏路辉、中华环保联合会绿色循环普惠专委会秘书长蒋南清、由新书店主理人程明霞三位嘉宾一起来聊聊碳。这两年“双碳”火了,很多人开始关注碳交易,好奇碳并非实体概念,怎么进行买卖呢?

晏路辉:从趋势上,很多行业的公司都逐步会被国家分配碳排放的指标,如果排放超标,就要花钱购买指标以完成履约,有些企业减排做得好,就可以把节省出来的指标或者减排量卖掉,达成所谓的碳交易。

蒋南青:减碳需要我们投入很多成本,那么如何让电力、钢铁、水泥、化工这些高能耗的企业有自主驱动力,就必须要有市场调控手段。碳交易就类似于商业市场,通过提供经济杠杆进行总量控制。后面国家经验多了会逐步放开市场手段,不断的修正。

碳交易市场:企业靠信息差吸金

主持人:碳交易的参与方只能是企业吗?

晏路辉:目前还是主要针对企业,C端也有少量参与的,不过体量很小。

主持人:交易市场是全国统一的,还是各地有自己的标准?

晏路辉:这里分了两个市场:一个是国家市场,全国碳配额交易市场在2021年7月16日正式上市,首批纳入了两千多家电力企业参与。

第二个是地方试点市场,从2013年至今,已经有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重庆、广东、深圳、湖北、福建、四川九个地方交易场所,容纳的领域比较广,事业单位和服务业都涵盖其中。

像北京碳交易市场就有八百多家企业,比如SKP商场就是碳排放的单位之一,包括故宫、清华大学也都是,当地政府会要求他们控制和减少排放。

程明霞:说到SKP和故宫,大家会觉得怎么也要进入碳交易市场?是因为现代人的吃穿住行生活方式其实很多都是高碳排放的,甚至可以说,工业化开始后的两百多年都是这样的模式。

主持人:但现在国际战争形势不稳定,叠加疫情,股票市场也比较低迷,这种环境会影响碳交易吗?

程明霞: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,我们还处在相对匮乏的阶段,当经济出现低迷,大家都会觉得经济优先,确保民生更重要。所以,很多问题还是挺复杂的,不管是到企业还是民众,都有大量的信息要消化。

我自认为是一个环保主义者,但环保议题太庞大,包涵海洋、空气、交通、极端天气等等,一直其实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更好的参与环保事业。直到去年读完盖茨的书《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》,对气候与环境问题的科普非常的系统、清晰,我终于是明白了从国家、企业到个人,可以从碳排放、碳中和的行动中去参与环保。所以我觉得对碳中和的科普工作是很重要的,是很不够的,媒体在这方面应该多做一些。

主持人:业内比较看好的减排策略是什么?

晏路辉:一个策略肯定是抓大放小,抓住排放最大的行业。比如发电,国内五大发电集团很多都是接近五亿、十亿吨的碳排放。中国的碳中和肯定要把它们作为最直接的目标去推动。同时,又不能局限于只是这些巨头来做,一定要让各行各业,包括机构和用户C端有机会参与进来,才能形成一个氛围和趋势。类似很多互联网公司,他们会通过应用带动几亿人参与碳减排的行动,这个意义就非常大了。

程明霞:有个困惑,公司里都是什么部门来具体对接碳交易的呢?

晏路辉:要看它有没有被纳入碳交易范围,如果在,排放少的公司就是由ESG小组或者和环境相关的部门来落实碳中和行动;排放高的,就像刚提到的几亿吨碳排放的公司会有专门的碳资产公司,碳交易员根据市场的波峰波谷,可以低买高卖赚取差价,跟炒股票一样。

蒋南青:买家和卖家信息不对称,我见过有做碳资产交易的企业赚了上亿。

晏路辉:大概十年前国际碳交易的时候,就有小的咨询公司把中国的风电光伏减排量卖到欧洲发达国家,一年大概可以卖几百万吨国际减排量。当时最高价格能够达到几十欧元一吨,一年能卖人民币几亿。

程明霞:还可以推动设一个CCO碳交易官去做内部协同。

蒋南青:碳和社会的发展阶段有关系,我们还处在对重工业减排的初级阶段,很多衣食住行相关的消费企业直接排放量并不大。像苹果公司的直接排放只占百分之二十,雀巢这类做食品的也都是间接排放。再往后,互联网企业直接排放就更少,但它们可以带动的整个全社会,一个平台就是几亿用户。所以一步步的,就是从能源跳到产品再跳到人的行为。但工业和产品有计算公式,人的减排行为该怎么计算还没有标准方法学。

个人能当“卖碳翁”吗?

程明霞:我觉得还是很需要让人们知道有哪些简单又可行的方式。实际上,每个人都应该有个碳帐本,每天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,一天产生了多少碳排放,还可以跟别人的排名比赛。个人端主要还是意识不足,不明白这个事到底为什么重要,再就是激励机制不够,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蒋南青:企业也可以通过碳足迹的标签声明把这些信息传递给消费。以前我们做的所有环保都不是可以量化的,碳最大的贡献在于能够量化,能在市场上交易,最后还能够赚钱。

主持人:今后个人可能参与的碳交易方式是什么?

晏路辉:一种是作为碳交易的个人投资者,比如湖北碳交易市场已经可以开放给个人炒碳,另一种就是通过参与碳普惠的个人减排行为。举个例子,几百万的广东市民可以通过骑共享单车攒碳积分,并且为当地碳市场累出上万吨的碳减排量。

蒋南青:现在我们的碳普惠市场,大家用过蚂蚁森林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体会。

主持人:碳积分的功能具体如何体现呢?

晏路辉:这个积分可以统一打包到碳市场卖给钢铁企业、电力企业,实现真实的交易,可以直接换钱。

蒋南青:很多大型央企除了自己工厂减排,另外还有几十万员工,也可以作为碳普惠市场,但不能纳入国家碳市场,因为会涉及重复计算。我们可以考虑一个独立普惠的市场,多元的玩法。因为个人行为的场景非常多,需要一个平台专门记录,而且在这里兑换就得抵消,不能下次再拿积分去换,所有都要有统一计量的记录平台,保证不出问题。

程明霞:现在C端缺少一个全民级的碳足迹应用,我试了很多个人搜集碳足迹的小程序,普遍都用得不顺畅,现在这方面的追踪技术还不太成熟。其实我对科技巨头还是有很多期待的,碳中和是很大的市场,有很高的科技含量,也有很广阔的创新挑战空间。

主持人:也许明年、也许后半年就出现了,我觉得是可以期待的。

蒋南青:主要是目前碳相关的专业人才挺缺,招人也难,过去十年人才流失了很多,碳市场暂停以后很多人都离开这个圈子了。

主持人:有的网友说我们家种树几万亩,是不是也可以做碳交易?

蒋南青:中国很多都是国有林场,不一定是属于个人的,或者是之前就已经有的天然林,那是大自然给的,跟个人没关系。不是家里有林子就可以卖,大家想的可能比较简单,林业碳汇还是有很多技术要求的。




    友情链接
    1分赛车平台,1分赛车官网,1分赛车网址,1分赛车下载,1分赛车app,1分赛车开户,1分赛车投注,1分赛车购彩,1分赛车注册,1分赛车登录,1分赛车邀请码,1分赛车技巧,1分赛车手机版,1分赛车靠谱吗,1分赛车走势图,1分赛车开奖结果

    Powered by 1分赛车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