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中心
您现在的位置:1分赛车 > 产品中心 >

养子成“恶虎”, 高智商夫妻设计三千里外杀子, 1998年三亚谜案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2-09-18 13:50

导语:三亚——素有东方夏威夷之美誉,它以斋旋的山光水色,醉人的椰风海韵,吸引着无数的海内外游人。人们的心灵在白沙、碧水、蓝天的情景交融中得以升华净化。然而,在这美与自然的和谐之中,时而也会吹来一股股阴风;在这熙熙攘攘的游人群里,也会有极个别的恶人心怀不轨。发生在大东海旅游区夏威夷大酒店的谋杀案,就是破坏这美、破坏这自然与社会之和谐的罪恶。

1998年6月15日,下午5时。

三亚大东海旅游区夏威夷大酒店。

一楼大厅内,几个举着领旗的导游小姐,正忙碌招呼着各自的团队,本来就不宽敬的大厅,显得有点纷乱拥挤。

此时,楼上的客房楼层,服务员正在逐个房间清扫。一名女服务员推着工作车来到了1111房门前,按了几下门铃,房内没有回应,她便惯例地用钥匙打开房门锁,推门进入房内,准备整理房间。

突然,女服务员一声尖叫,接着惊慌失措地从房间内冲出来,边跑边喊:“死人啦,死人啦!”叫喊声惊动了整个酒店,惊动了“110”。

三亚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,快速反应。市委常委、市公安局贾局长亲自带领几名副手和刑侦技术民警赶到了现场,并迅速地开展了现场访问和现场勘查。

根据勘查获取的信息是:死者为男性,身高1.8米,体态肥胖,年龄约20岁左右,尸体右侧卧在床上,上身赤裸,下身穿一条纹状三角内裤,死态自然,没有防卫性搏斗和抵抗性伤痕。现场上留有死者生前穿用的一双棕色皮鞋,一个旅行袋和几件穿过的衣服,但是没有留下一点文字和证明其身份的物证。

法医尸检发现:死者颜面发绀,眼球结合膜出血,颈部水平位置有呈不明显的环状皮下出血,心外膜下有溢血点,肺部高度淤血、水肿,胃、肠粘膜出血,经检验分析认定:死者系生前服用过催眠或镇静类药物,失去行为能力后,被人拒勒颈部,造成机械性窒息死亡。

结论——他杀!

现场调查的情况证明:死者是6月13日下午5时左右人住酒店的,同行的还有一男一女。在入住酒店的登记卡上,是那一男一女两个人登记的,男的登记姓名为王林,籍贯黑龙江省伊春市。女的名叫张洁,在关系栏内填写的是“夫妻”,没有登记死者的姓名及有关资料。当晚三人同住在10楼的1013房,第二天,他们又搬到11楼1111房。

据服务员回忆:这一男一女年龄都在60岁上下,男的身高1.65米左右,留小分头,有少量白发;女的身高1.50米左右,留齐肩短发,两人都讲着比较标准的普通话。死者跟随这一男一女出入,很少讲话,但打扮得却像个阔少爷,穿着入时,脖子上系一条粗大的金项链,手里拿着手机。

6月14日晚上8时多,3人一同到海边游泳回来,此后就再也没有发现3人出入,也不知道这一男一女何时离开酒店的,与死者是什么关系。

案情很快逐级上报。省委常委、副省长,省委常委、三亚市委书记,三亚市长,公安厅长等领导先后对查破此案作出批示,要求公安机关要组织力量及时破案,打击犯罪,维护特区形象,保护游客的安全。三亚市政府在财政相当困难的情况下,仍拨出专案经费,支持早日破案。

领导的重视和关怀,是压力,也是动力,三亚市公安局进行了全局动员和部署,决心全力以赴攻坚克难,早日破案,用实际行动保卫鹿城的安全,维护旅游区的形象。

在现场勘查和调查访问的基础上,公安局长迅速组织召开了案情分析会。会上,刑事技术人员根据现场上反映出的大量信息,客观分析,科学论证,准确地推定了案件性质、犯罪过程、作案手段和特点;侦查员和民警则在调查访问的基础上,划定了犯罪嫌疑人作案的时空条件、动机、特征条件等,并为作案嫌疑人进行了“画像”。

通过讨论发言,综合分析,使大家对该案进一步统一了认识:

1、此案应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案;

2、从死者生前与年龄较大的一男一女同居一室的情况看,他们应是父母、子侄关系,或是较亲近的亲朋关系,至少也是熟人。因此,这两人应是重大犯罪嫌疑人;

3.从作案动机上分析:除仇杀、财杀因素外,不排除父母虐杀、遗弃的因素和可能;

4.从死者与两名嫌疑人的年龄、体力差异较大且现场又无挣扎搏斗的迹象看,应是事先致其昏迷或趁其熟睡时下手的;

5.查清尸源、查明两嫌疑人的身份,是侦查破案的切入点。

兵贵神速。案情分析会一结束,专案组的同志立即兵分三路迅速行动。一组由副局长带领刑警四大队的侦查员和3名能辨认疑犯的服务员,迅速赶往海口的机场、港口、车站进行守候,同时对海府地区的所有宾馆、旅店及暂住人员可能落脚之地开展调查;另一组由刑警支队队长和河东分局局长分别率领民警查控三亚市的“吃、住、行、销”等公共场所,追踪寻迹;第三组由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带领技术、情报资料人员,迅速核查两名嫌疑人登记的身份证号码,印发协查通报和寻尸启事,同时继续对现场进行勘察、检验,为侦查破案提供科学的依据。

侦查员首先从入住酒店登记的两名疑犯的身份证号码人手,因为这是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。专线电话接通了北京、上海、黑龙江省公安机关,经核查,这是一张伪造的假身份证。案件中唯一证明身份的线索中断了。

这两名嫌疑人是哪里人?死者又是谁?

一连数天,各组侦查员反馈回来的信息,都是令人泪丧的。

赴海口查控的民警们,在几个重点部位苦苦守候了8天,空手而返;三亚组的调查,亦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和踪迹;在《人民公安报》等报纸上刊登寻尸启事,向东北、西北等有关省、市、县公安机关发出协查通报3000多份,10余天过去了,仍无一点反馈信息。

烟笼雾罩,无迹可寻,一时间仿佛山穷水尽,办案陷入了困境。案子办到这么个境地,似乎已经“没戏”了,十有八九是要“歇菜”了。

然而,轻易言败绝不是刑警的性格。

作为案件的负责人和指挥者,此时心里非常明白,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。开局不顺,几次受挫,最容易消磨人的锐气,动摇人的信心。如果灰心泄气,就会思维萎缩,无所作为,半途而废;如果在这个紧要关头咬住不放,振作精神,寻找新的突破途径,或许就会拨开迷雾,使案情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。专案组再次召开案情分析会,贾局长在肯定前段工作的同时,要求大家扩展思路,紧紧围绕现场上反映出的所有信息分析判断,寻找新的突破口。

侦查员们大胆推理演绎,各抒己见。

讨论――争论;肯定――-否定。

刑警支队长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大家的发言,在那里一支接一支地吸烟。浓浓的烟雾呛得他眯起了眼睛,尼古丁刺激着大脑飞速运转。经过深思熟虑,他说出了自己的见解:“从目前我们掌握获取的案件信息和物证来看,只有犯罪嫌疑人登记时的字迹有利用价值。因为,犯罪嫌疑人作案逃离三亚后,他一定还要住、行。只要他住旅店或是坐飞机,就必须填写登记表而留下字迹,或是使用真实的身份证。如果这一判断准确的话,就可拨开迷雾突破全案。”

侯支队长的一番话,像一缕清风,吹散了附着在案件上的烟雾。世界上的许多事情,都反复证明了这样一个道理:越是看似细小的、简单的、司空见惯的信息,往往越是会蕴含着最有价值的信息。智者的与众不同之处,是善于并能够捕捉开发那些转瞬即逝的信息。使其价值得以显现。贾局长综合大家的意见,果断决策,及时调整了侦查方向,决定集中兵力重点调查海口、三亚的宾馆、旅店和飞机售票点,凡是在案发后入住宾馆、旅店或是乘机离开海南的,夫妻同行且年龄相当的,而且是去北方的身份证登记卡、表的,都要列入重点范围,进行认真的检验鉴定。

大量的排查检验工作开始了,仅海口、三亚两市的大小宾馆、招待所就有几百家,每天接待旅客几万人次,飞机、轮渡进出港的旅客每天也有上万人次。侦查员们要从这所有的人住酒店登记和乘机登记的几万人中,逐一地核对检验,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。

三亚组的侦查员们,占有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有利条件,他们删繁就简,把所有的乘机订票底单和酒店登记卡全部搬到公安局一一检验比对;而海口组的侦查员们就没有他们这样便利。他们到海口一了解,光海口的机票售票处和代售点就有400多处,大小酒店、招待所数百家,如果他们10几名侦查员把所有的酒店和售票点的登记卡表——查验一遍的话,至少也需要二三个月时间。组长林副局长和侦查员们没有气馒,他们经过分析研究、划定了先后排查的范围,首先他们选择车站、机场附近和交通便利的旅店,售票点作为重点,夜以继日,一丝不苟地开展了调查。

大量的也是枯燥的排查,迫使侦查员们废寝忘食。他们有过失望,有过松,但是,一想起神圣的使命、艰巨的任务,即刻振作起来。他们深深懂得,在这一环扣一环的编网侦查中,哪怕有一点松和疏漏,就可能使前功尽弃。他们互相鼓励着,咬着牙坚持着。

其实,任何案件的破获,都是没有捷径可走的,正是这大量的细致的也是枯燥的排查,往往就是破案的最有效的办法。

天道酬勤,峰回路转。侦查员们的汗水和劳动,终于得到了回报。他们在几个机票代售点上,从上万张的6月15日、16日出港的机票订座单中,发现了8张与上述条件相近的登记单,并立即送回公安局进行技术鉴定。

其中一张填写李宝民和卢凤云两个姓名及身份证号码,自海口飞往深圳的机票订座单,引起技术人员的注意,经过仔细地检验比对、认定此单上的字迹与案件现场的住宿登记表上字迹具有共同特征,也就是说是一人手迹。

上线了!

技术员、侦查员多日来的愁眉苦脸终于多云转晴,侯支队长的脸上也一下子阳光灿烂起来。他立即把这一技术鉴定结果向贾局长作了报告。按照局长的指示,刑警支队对机票订单上的两个身份证号码进行了核查,证实此身份证号码为辽宁省锦州市,于是他们立即与辽宁省公安厅和锦州市公安局联系,请求协查。

仅两个多小时,锦州市公安局就反馈信息:“李宝民、卢凤云系锦州市中央部属某研究所退休人员,近期他们去了南方。”

麒麟皮下终于露出了马脚。迅速出击,挥师北上,7月13日,由刑警支队金副支队长带领的4人侦查小组飞赴锦州。

金副支队长等4名侦查员一到锦州,就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,在锦州市公安局大力支持配合下,他们首先调出李宝民一家的户籍档案查阅。发现卢凤云就是李的妻子,他们有一儿一女,儿子李帅,19周岁,身高180公分,身体肥胖,经过核对其相片,正是被害于夏威夷酒店的死者。

7月14日,我侦查人员在锦州市公安局刑警的带领下,直扑李宝民的住处。但已人去楼空。据邻居反映,李宝民夫妻和儿子三口人已离开锦州一些日子,可能住在沈阳,近期也许会回来。

张网捕鱼,埋伏守候。金副支队长经过与锦州警方研究,觉得这种监控方法比较稳妥。于是,他们在李家附近租借了一间房子。开始了24小时的监控。侦查员日夜观察,轮流顶岗,精力高度集中,不敢有丝毫解急。饿了,啃点面包、饼干,渴了,喝瓶矿泉水。

指挥部考虑到了他们的艰难,及时决定派支队长侯小平率刑警前往增援。

一天,两天,没有动静,三天,五天,犯罪嫌疑人仍没有露面,10几名侦查员们在这10余平方米的小屋子里一蹲就是8天。

7月23日下午3时45分,李宝民终于进入了我们监控的视线,他一个人从外面匆匆忙忙赶回家里,像是取什么东西。

“立即收网!”指挥员一声令下,刑警们突然出现在李宝民面前。

“李宝民,我们是海南三亚市公安局刑警,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。”金副支队长正气凛然,向其表明了身份。

“什么?……”李宝民一听是三亚市公安局的刑警,他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他喃喃自语。他做梦也想不到,他在八千里之外杀人弃尸后,几乎没留下任何痕迹和破绽,警察怎么这么快就查到了自己。

“我服了,我交代。”李宝民自知不敌对手,他对杀害儿子李帅的事实供认不违,并交出了在杀人现场拿走的金项链和手机。

当天夜里,我侦查人员又连续作战,急赶距离锦州300多公里的沈阳市,抓获了李的妻子——同案嫌疑人卢凤云。第二天,侦查员们押解两名嫌疑人胜利返程。

通过对李宝民、卢凤云的审讯,终于拨开了笼罩在这起谋杀案上的迷雾。

据李宝民、卢凤云交代:他们婚后没有生育儿子,由于传统的封建思想作祟,他们抱养了李帅,因对其过于溺爱,使养子李帅从小娇惯成好吃懒做的恶习,且固执任性,性情粗暴。李帅长大后恶习不改,而且变本加厉,特别是近两年来,稍不顺心就打骂父母、毁坏东西。多次教育,劝说,甚至几次下跪向其苦苦哀求,都无法打动儿子无情无义的心。李宝民和卢凤云的心伤透了,他们在失望之中萌发了除掉这个不孝儿子的念头。

6月初,李帅突然提出要到海南旅游。对儿子说一不二的想法,李宝民不敢反对,同时认为这也是下手的好机会。他和妻子商量好后,又做了充分准备。购买了假身份证,将100粒冬眠灵药片研成粉末带在身上备用。

6月13日,他们来到了三亚,入住夏威夷大酒店。三亚明丽的蓝天,碧绿的海水,优美的景色,曾一度唤醒了他们的良知,他们犹豫再三,一时不忍下手。

6月14日下午,李帅又因旅游中非要购买一件物品向他们发难,而且当众唇骂父母。李宝民终于无法忍受,而下定了除掉李帅的决心。晚饭后,恰巧李帅说,吃的饭菜不好,致使其肚子痛。李宝民便拿出两片止痛药,并趁机将事先准备的冬眠灵粉末倒入一杯开水中,搅拌溶化后让李帅喝下。李帅喝下后不久就昏睡过去。当晚10时许,李宝民见李帅还没有死,便找来一根麻绳,勒住颈部致其室息死亡。

作案后,两人清扫了房间,收拾了一切可能留下蛛丝马迹的物品。一种罪恶感和恐惧感,使夫妻两人心惊肉跳,一夜不敢入睡。一直坐待天明。

6月15日早上6时许,李宝民和卢凤云悄悄地溜出酒店,搭乘一辆出租小汽车直奔海口,并于当天下午从海口乘机飞往深圳,然后折返沈阳。

沈阳、锦州距离三亚,有八千里之遥,李宝民、卢凤云,这两位曾经当过研究员的高级知识分子,自持自己智商高,认为这件事干得天衣无缝,神不知鬼不觉,警察就是把三亚包括海南“翻地三尺”也不会找到遥远的沈阳来。他们自以为留给三亚市公安局的将是一起无法破解的谜案、悬案,但没想到,他们输了。

他们输得很惨。




    友情链接
    1分赛车平台,1分赛车官网,1分赛车网址,1分赛车下载,1分赛车app,1分赛车开户,1分赛车投注,1分赛车购彩,1分赛车注册,1分赛车登录,1分赛车邀请码,1分赛车技巧,1分赛车手机版,1分赛车靠谱吗,1分赛车走势图,1分赛车开奖结果

    Powered by 1分赛车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